金龙珠游戏
剛剛更新: 〔大國名廚〕〔何其有幸一生有你〕〔從流量到影帝〕〔九極戰神〕〔重生之豪門導演〕〔傾國策之西方有佳〕〔大明之雄霸海外〕〔詭秘探索〕〔從文抄公到全大陸〕〔想當個復仇女神好〕〔科技傳播系統〕〔踏星〕〔媽咪九塊九:總裁〕〔鑒寶大玩家〕〔娛樂超級奶爸〕〔神級狂婿〕〔地球最后一個煉氣〕〔我的日本文藝生活〕〔水墨云清〕〔巨星從創造營開始
鳳凰書城      小說目錄      搜索
寒門禍害 第348章 初見東樓
    林晧然靜靜地欣賞著下面馬車的震動,發現保持在一個固定頻率。對于這種行為,在這時代或許是荒淫,但林晧然卻覺得司空見慣,隱隱還透露著一絲親切。

    “誰的馬車?”

    “還能有誰?嚴東樓!”

    “嚴世藩……這么饑渴?”

    “人家就喜歡這種調調!”

    “你少酸了,你有膽亦可以試試!”

    “師兄,你當我是什么人,我是有原則的!”

    “原則?你還是先將口水擦掉再跟我說原則!”

    ……

    林晧然跟楊富田欣喜著下面的風景,一邊聊著沒營養的話。

    楊富田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林晧然亦不是衛道士,二人在這種事反而很投緣。若是寧江在這里,恐怕是要大加指責,甚至還會阻止他們看風景了。

    只是沒過多會,下面馬車的震幅趨緩,二人便知道戰事接近尾聲。

    正是惋惜之時,馬車里面傳來了一聲暴喝“滾”,一個肌膚雪白的女人從馬車連爬帶滾地跳了下來,拿著衣服掩面鉆進旁邊的轎子里面。

    哇!

    城墻那幫士兵的眼睛都直了,幸福來得實在太突然,口水亦是流了下去,看著那頂孤伶伶的轎子,似乎都恨不得撲進去。

    那個白皙無暇的身子,那豐滿的胸、臀,雖然看不著長相,但必是一個美人兒。而這短短的一幕,當即在他們的腦子清晰地重播,怎么都便揮之不去。

    “好白菜給豬拱了!”林晧然微微嘆口氣,正邁步準備下城墻,卻發現楊富田還愣在那里,便取笑道:“怎么?還不舍得走啊?”

    楊富田卻是神色凝重,抬頭望著林晧然失神地說道:“那個女人……好像是陳郎中的娘子!”

    “不會玩這么大吧!嚴世藩有八房小妾還不滿足?”林晧然愣了愣,然后又是鄭重地問道:“剛才都看不著臉,你不會是認錯了吧!”

    “陳大人是我頂多上司,我沒少往他家里跑,而那個金玉釵是我送的,整個京城恐怕都沒幾件!”楊富田望著林晧然,將他的推測依據說了出來。

    林晧然亦是回想了一下,方才那女人的確很是慌張,而又擁有屬于她的轎子,恐怕真是良家婦女,沒準真是那個陳郎中的老婆。

    嚴東樓的淫名早就聞于京城,為此還發明了不少的花樣,被一些人所津津樂道。據可靠消息,還真有這么一回事,像盛名于久的“白玉杯”,已經得到很多人證明。

    嚴世藩為了讓賓客盡飲,亦是想了法子,待酒過三巡,便令人撤去酒杯,叫一幫衣著性感的美姬過來,大家以口代杯。

    賓客想要喝酒,則需要對著美姬的嘴吸吮,而當酒水被吸過來后,美妞還會伸舌頭過來**,美曰“白玉杯”。

    這么一搞,很多賓客都把持不住,紛紛跟著嚴世藩一起荒淫。

    只是沒有想到,嚴世藩竟然喜歡良家婦女,連自己屬下的女人都敢玩,而且還在這種公共場合,這真是膽大妄為。

    要知道,跟人通奸是一項大罪,哪怕那陳郎中持刀殺了嚴世藩,按著大明律法亦是無罪。由此看來,嚴世藩的性格有狂妄的一面。

    不過他確實有些狂妄的資本,現今執掌著工部的所有事務,有聽話的吏部尚書供支使,又有老父在宮里照拂著。除開他們這幫翰林官,整個大明的官員都可以隨意拿捏,根本不用將誰放在眼內。

    林晧然卻是微微地搖了搖頭,跟著兢兢業業的老嚴嵩相比,這個嚴世藩實在是太狂妄了,突然想起了那句:“上帝欲讓其滅亡,必先讓其瘋狂”。

    在察看過城墻的情況下,二人便原路返回,從樓梯走了下來。

    工地仍然在熱火朝天地忙碌著,幾口正在煮著的飯鍋飄起了米香。

    林晧然初時以為用餐的飯點到了,但看著那些兵卒將鍋里那些粘稠稠的米飯跟河砂、黃土攪在一起,便知道他猜錯了,這便是華夏民族智慧結晶——三合土。

    說起來,這三合土的質量確實好,但由于需要使用大量的糯米,其成本高昂,亦使到城墻的造價動輒就是天文數字。

    工部的臨時指揮是一座普通的宅子,先前在城墻上看到的馬車亦停在門口。

    林晧然猶豫了一下,跟著楊富田分開,便到門前報了內閣司直郎的身份,決定進去會一會嚴世藩。

    過了一盞茶功夫,卻沒有人出來引他進去,眉頭不由得微微蹙起。他這個內閣司直郎雖然只是小小的從六品,但代表的卻是內閣,哪怕六部尚書都不敢過于失禮。

    若是一般的內閣司直郎還真的乖乖地等下去,但他現在卻已然不是,是大明朝最年輕的正六品官員,是地位超然的翰林侍講。

    他正要鉆進轎子離去的時候,一個管家模樣的中年男子跑了出來,熱情地道:“侍講大人,請留步,我家老爺請您進去!”

    林晧然打量著這個管家,便知道這是嚴世藩的小把戲。若他一直在這里傻傻地等著,這個管家肯定不會出來,恐怕得在這里傻傻地等到天黑。

    他亦是淡然一笑,便跟著管家走進宅子,穿著前院,直接來到了客廳中。

    在首座上,一個身穿三品官服的官員端坐在那里用茶,跟著嚴嵩的高佻枯瘦不同,他的身材肥胖如同富家翁般。雖然瞎了一只眼,但在眉宇間,洋溢著陰柔和狠厲。

    “下官參見嚴大人!”林晧然不想失了禮數,恭敬地朝著嚴世藩行禮道。

    嚴世藩那只好眼打量著林晧然,用著興師問罪的口吻道:“你也是好大的架子,我幾次下帖請你,亦不見你赴宴,這次過來什么事?”

    “我是奉嚴閣老的命令,前來詢問這城墻的造價!”林晧然不卑不亢,坦然地望著他道。

    我爹?

    嚴世藩是一個聰明人,當聽到林晧然道時來意后,心里亦是咯噔一聲,但馬上陰沉地質問道:“城墻造價三十萬兩,這不是早就送到內閣并通過審批了嗎?是我爹老糊涂,還是你打我爹的旗號在此搬弄是非?”

    林晧然知道這話有玄機,淡然地搖頭道:“都不是!是嚴閣老說每一文錢都要花到實得,所以讓我過來,問能不能再省一點!”

    “省,還怎么省?工程用料、伙食哪一項不用銀子?你回去告訴我爹,一文錢都省不了!”嚴世藩仿佛被捅到馬蜂窩般,當即大手一揮道。

    “下官告退!”林晧然望著這個如同炸藥般的嚴世藩,便拱手離后,很快就聽到后面傳來茶杯砸在地上的聲響。

    事實證明,利益能讓某個群體的關系緊密相連。而讓人吐出到嘴的肥肉確實不易,哪怕那個是他爹,恐怕亦得要翻臉。

    ,精彩!

    (m.. = )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家有庶夫套路深〕〔學霸的黑科技系統〕〔夫人虐渣要趁早〕〔幸福人生護士蘇鑰〕〔男主,你的小青梅〕〔第一序列〕〔軍門小嬌妻:慕閻〕〔浪跡武俠世界的小〕〔裴七七唐煜〕〔劍骨〕〔神醫狂妻:國師大〕〔先婚后寵:總裁大〕〔都市之娛樂圈太子〕〔大學里的筋肉雄獸〕〔三國之我是袁術
  sitemap
金龙珠游戏 47495130611534720985415965467336315828759052788082497584853738454734258490780918267405517577453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