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龙珠游戏
剛剛更新: 〔一世兵王秦風〕〔都市最強仙尊〕〔那年初夏我們正好〕〔轉世神醫在都市林〕〔全才天醫免費閱讀〕〔全才天醫小說〕〔江顏林羽免費小說〕〔江顏林羽〕〔蘇凡姚冰清〕〔宋辭霍慕沉小說免〕〔說好的江湖呢〕〔龍神斗尊〕〔文武為尊〕〔上門為婿〕〔天命修羅〕〔重生最強仙尊〕〔獵戶家的小悍妻〕〔我在末世撿屬性〕〔與女神荒島求生的〕〔贅婿歸來
鳳凰書城      小說目錄      搜索
制霸全球 第三十七章 三品武者,來了
    江小白用刺鴻小心翼翼的割裂五毒藤蔓,仔細看著其中的一切。

    雖然對這種妖植不是很了解,江小白也只能一點點分析有用的東西。

    很快,江小白發現了一個綠色的晶體,只有指甲蓋那么大小,散發著莫名的力量。

    “這,這應該是個好東西!”江小白感受到晶體上面傳來的陣陣力量,立刻斷定這應該是個好東西。

    江小白將晶體收起來之后,繼續在五毒藤蔓上尋找著,看看有沒有其他的收獲。

    畢竟這是罕見的一級妖植,應該比金刀螳螂更加的富有。

    “毒素?”半個小時之后,江小白終于找到了自己所需要的毒素。

    五毒藤蔓的毒素,十分強大,若不是江小白有太極圓盤,恐怕現在早已經死尸一個了。

    很快,江小白從藤蔓中找到了毒源。

    這次江小白并沒有用瓶子裝起來,而是任由太極圓盤吸收。

    果然和江小白預想的一樣,太極圓盤將這些毒素吸收了,隨后在太極圓盤上浮現出了三滴褐色的液體。

    “一株五毒藤蔓,只是提取出了三滴褐色液體?”江小白略微失望的說道。

    不過,三滴褐色液體,應該差不多了!

    別忘了,這可是太極圓盤提煉出來的,濃度相對來說會高很多。

    “應該沒什么了。”江小白從藤蔓上走了下來。

    這個時候,一道氣息悄無聲息的鉆入到江小白的身體內,隨后直接被太極圓盤吸收。

    處理完五毒藤蔓之后,江小白繼續前進。

    斬殺一頭妖植,這對于江小白來說,并沒有什么值得高興的,畢竟高考的時候,要求是妖獸,而妖植?

    這玩意算不算分數,江小白也不太清楚。

    江小白的身影再次被監控室的考官捕捉到,只不過是轉瞬即逝。

    “咦?這個身影好面熟,這不是……”那名監考官皺了皺眉頭。

    “怎么了?”旁邊的人好奇的問道。

    “沒什么,剛才可能是看花眼了!”那名監考官搖搖頭,很快便將疑惑拋之腦后。

    那個被一級妖植困住的學生,怎么可能逃脫?

    這也太假了吧!

    ……

    一個小時之后,江小白在后山兜了一圈,仍舊是沒有任何的發現。

    青山鎮畢竟只是一個小的城鎮,即便是西北面的后山以后一級妖獸出沒,但也是為數不多,根本不可能和一些大的城鎮相比。

    江小白已經來到了后山深處,這個時候,一個年近花甲的老人攔在了江小白面前。

    “來了?”

    老人看了一眼江小白,輕飄飄的問道。

    “你在等我?”江小白抬起頭,注視著眼前的老人,一字一字的問道。

    “當然,已經等你半天了。”老人隨意說道,“本以為你不會來,沒想到,你還是闖了進來。”

    “你這樣就不怕被發現?”江小白嘴角勾起一抹微笑,“這次考核,可是有監察使盯著,雖然你是三品武者,不怕被他們打成篩子?”

    “監察使?”老人笑了,“監察使又不是萬能的,他們不可能總盯著你一個人。”

    “再者說了,現在家主已經被關起來了,這個仇,只能我來報。”

    “報仇?”江小白輕笑一聲,“對,我忘了,你可是三品武者,怪不得如此淡定。”

    “這你都知道?”老人露出陰森森的笑容,“我在張家二十年,雷澤市早已經忘記了我這個三品武者的存在。”

    “二十年沒出手,沒想到這出手,卻是要對付你這樣一個小崽子。”

    江小白并沒有生氣,而是笑瞇瞇的看向老人。

    “二十年沒出手,那就不要出手了,自己挖個坑把你賣了吧!”

    “死到臨頭還口出狂言。”老人怒聲喝道,“不知天高地厚!”

    老人說罷,身體突然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他那鬼魅般的身影出現在了江小白面前。

    一道寒光閃過,直逼江小白的咽喉。

    “三品武者?”江小白在老人攻來的時候,迅速側身,“現在你這個速度,怕是只有二品武者的實力了!”

    “少廢話!”老人收招,再次出擊,“即便是二品武者,對付你也綽綽有余。”

    砰!

    這一次,老人的手里的利刃,擦著江小白的身體而過。

    僅僅是只差毫厘,便能夠刺傷江小白。

    “看來你有點東西。”老人看到兩次攻擊都落空之后,笑著說道。

    “你覺得我能殺死你嗎?”江小白平靜的看著老人,一臉認真的問道。

    “呵呵,你想多了!”老人獰笑一聲,再次朝著江小白撲來,無論是在速度上還是力量上,都已經完全爆發出來。

    雖然沒有恢復到三品武者的境界,但已經是二品巔峰。

    江小白很快便在和老人的對戰中落雨下風,畢竟他不過是一品武者,且不說二品武者,即便是早進入一品的武者,江小白都不是對手。

    “怪不得這么囂張,原來是晉升到一品武者。”老人很快便摸清楚了江小白的實力,嘲諷道,“你果然是個天才,未入武道大學便成為武者,相信這次高考過后,你必然會一飛沖天。”

    “但可惜,你惹到了不該惹的人,落到我的手里。”

    老人的攻擊越來越狠辣,每一次都是直擊江小白的要害,即便是他全力躲閃,身上都受到了輕傷。

    受傷之后的江小白,動作變得緩慢了幾分。

    畢竟他面對的是一個曾經的三品武者,比他高了兩個等級的存在,能夠做到現在已經是很不容易。

    “越拖,你的實力將會下降的越厲害。”老人再次出手,瞬間將江小白胳膊上劃開一道口子。

    “你不也是嗎?”江小白反擊道,“你這個糟老頭子,怕是比我更先力竭而死吧!”

    “那你試試!”老人索性不再理會江小白,再次沖殺過來。

    江小白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但他仍舊是沒有慌亂,這個時候越是慌亂,越容易出問題。

    砰!

    一陣破空聲在江小白面前響了起來,而江小白表現出了從來沒有過的凝重。

    噗!

    老人的匕首直接刺入江小白的腹部。

    “你這個老東西!”江小白眼神一狠,手里的刺鴻突然扔了出來。

    “垂死掙扎?”老人全然不懼,刺鴻飛來的時候,他早有防備,輕而易舉的躲過了刺鴻,只是被擦破了一點皮。

    “可惜實力差距太大,你最終不是我的對手。”

    “如果再過幾年,或許你會是名動一方的人物,可惜你沒有明天了。”

    江小白看著被鮮血染紅的衣服,臉上露出冷笑:“沒有明天了嗎?你怕是沒有今天了!”

    “沒有今天?”老人漫不經心的看著眼前的江小白。

    江小白在他眼里,不過是一個小蝦米,并不值得他重視。

    堂堂曾經的三品武者,豈是一個高中生能夠相比的?

    “你沒有感覺到身體有什么異樣嗎?”江小白沉著的看著老人,沉聲說道。

    異樣?

    老人眉頭緊蹙,死死地盯著江小白。

    第三十八章 斬殺三品

    張家的老管家,聽到江小白的話之后,內心掀起一陣疑惑。

    經過江小白這么提醒,他察覺到體內陣陣刺痛感傳來。

    起初并沒有什么異樣的感覺,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體內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像是一萬頭蟲子在啃噬他的身體一般。

    “你,你對我做了什么?”老管家微微動容,不由皺眉問道。

    “你猜?”江小白露出了神秘的微笑,不過卻是因為腹部受傷,笑得極為勉強。

    “小崽子,我不信你還有什么后手!”老管家徹底被激怒了。

    剛才對江小白久攻不下,已經讓他有所著急了。

    他畢竟是三品武者,即便是不服巔峰,也有二品巔峰的實力,對上江小白卻是無法立刻壓制住。

    別忘了,二品武者和一品武者差距甚遠,這種事情是從來沒有出現過的,如今卻是被他遇到了。

    張家的老管家揮舞著利刃,再次刺向江小白。

    不過,當他動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的速度變慢了。

    這是怎么回事?

    老管家出手之后,整個人都懵逼了。

    自己的動作竟然變得緩慢無比,體內的力量像是被壓制住一般。

    砰!

    老管家還沒有攻擊過來,江小白突然飛起一腳,正好踢在老管家的胸口。

    頓時,老管家忍不住后退幾步。

    “怎么樣?老家伙?”江小白也沒想到,五毒藤蔓的效果會比想象中的要強大很多。

    在遇到張家管家的時候,江小白便將五毒藤蔓的毒液淬在了刺鴻匕首上。他并沒有大意,而是直接使用了兩滴毒液。

    本來以為能夠牽制一下對方,能夠讓自己離開,可是沒想到,刺鴻匕首的攻擊被對方躲過了,也僅僅是擦破了一點皮而已,仍舊能夠發揮出如此強大的力量。

    看著老管家現在的狀態,江小白突然有一個大膽的想法。

    趁他病,要他命!

    “找死!”老管家徹底被激怒了,對方不過是初入一品武者,竟然如此羞辱于他。

    “讓我死,你還不夠資格!”江小白眼神變得冰冷起來,收起了嬉笑的神色,“很幸運,你成為我斬殺的第一個武者。”

    “我們本來無冤無仇,不過是因為我比張昊強大,在你們眼里便容不下我。”

    “用如此下三濫的手段對付我,這就是你們大家族的嘴臉嗎?”

    “如果是,那我便撕爛你們這幅丑陋的嘴臉!”

    江小白說著直接攻了過去,道道氣爆聲在空中炸響。

    中毒的老管家實力降低了不止一個層次,畢竟是五毒藤蔓的毒液,又經過了太極圓盤的提煉,自然變得十分強大。

    砰砰砰!

    兩個人交手一次之后,竟然平分秋色。

    不過,老管家卻是不這么認為,他能夠感受到毒液正在慢慢地入侵到體內,壓制著他的實力,影響著他的動作。

    怕是過不了多久,他就會變成廢人一個人。

    這家伙從哪里搞得如此烈性的毒?

    無奈之下,老管家只好拼盡全力抵抗著。

    而這個時候,江小白也并不是很輕松,畢竟此前被刺傷,而且單獨面對著一個強大的武者,讓他都覺得壓力倍增。

    在和老人對戰的時候,江小白借機將刺鴻撿了起來。

    刺鴻到手之后,江小白心中大定,慢慢發起了反攻。

    而老管家在看到江小白手里匕首的時候,則是變得小心翼翼起來。

    這把匕首比他利刃更為鋒利,而且淬有毒液,十分危險,稍有不慎,便會讓他身隕。

    氣勢此消彼長,很快江小白便占據了主動,逐漸將老管家壓制住。

    刺鴻匕首的優勢也在這個時候體現出來,其鋒利程度,無人能及。

    咔嚓!

    刺鴻和老管家的利刃碰撞在一起,老管家手里利刃突然斷裂。

    “怎么可能!”老管家瞪大了眼睛,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刺鴻和他利刃碰撞了不知道多少次,而在這一次,竟然直接被擊成兩半?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江小白來到老管家的背后,笑瞇瞇的問道。

    “啊?”老管家大驚失色,他根本沒有意識到江小白已經來到身后。

    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江小白已經動手了。

    刺鴻匕首化為一道寒光閃過,刺入到老管家的后背。

    鮮血頓時從傷口周圍蔓延,染紅了對方的衣服。

    “老狗,舒服了不?”江小白將刺鴻快速的拔出,再次換個位置刺了過去。

    人不能再同一個地方摔倒兩次,刀也沒必要在同一個位置刺入兩次。

    要刺,就要把他刺成一個篩子。

    受傷的老管家幾乎沒有反應過來,再次被刺中。

    刺鴻匕首在江小白手里幾乎化為殘影,一次次的刺向了老管家。

    很快,老管家支撐不住,重重的倒了下去。

    三品武者,身隕!

    江小白看到了倒下去的老管家之后,這才松了口氣。

    此刻的他已經筋疲力盡,根本沒有機會再戰。

    剛才若不是老管家大意,中了刺鴻匕首的毒,恐怕現在倒在地上的就是他了。

    三品武者,根本不是江小白這樣的一品武者能夠應付的。

    雖然將對方殺死了,他卻是沒有絲毫的慶幸,畢竟剛才的一切,極為兇險,若是稍有不慎,便會讓自己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慶幸的是自己贏了!

    江小白輕輕地將刺鴻匕首擦干凈,整個人坐在地上努力恢復著自己的實力。

    這次戰斗已經讓江小白耗費了全部的力量,現在的他虛弱無比,即便是一個普通人來到他面前,都能隨意的將他斬殺。

    加之這可是青木鎮的山脈,所有考生的歷練之地,若是江小白這個實力無法恢復,對他來說,并非是一件好事。

    別忘了,還有趙文宇這樣一個潛在的威脅。

    江小白不敢保證其他人會不會對自己動手。

    他并沒有從老管家身上搜出淬體液之類的東西,只是有幾張銀行卡,這倒是讓江小白十分失望。

    “這個老家伙,也是摳得很。”無奈之下,江小白只好將自己帶來的淬體液放在太極圓盤上。

    很快,一道碧玉色的氣息盤旋在太極圓盤上若隱若現。

    江小白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將那道氣息吸收,整個人頓時感覺到力量從體內緩緩升起。

    煉體術再次被江小白演練起來,體內剩余的太極元氣,也在滋生著他的力量。

    一個小時過后,江小白的實力完全恢復。

    如此驚人的恢復速度,已經突破了他人的認知,即便是二品武者,都沒有江小白如此恢復速度。

    “實力恢復了!現在應該辦正事兒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熱門小說: 〔BOSS來襲:甜妻一〕〔裴七七唐煜〕〔軍門小嬌妻:慕閻〕〔絕世妖僧〕〔大學里的筋肉雄獸〕〔快穿之我是小人物〕〔一代兵王秦風〕〔詭秘之主〕〔家有庶夫套路深〕〔伏天氏〕〔我師兄實在太穩健〕〔幸福人生護士蘇鑰〕〔學霸的黑科技系統〕〔爹地債主我來了免〕〔都市之娛樂圈太子
  sitemap
金龙珠游戏 630871705903953598808623886908378269390360870835622810064574322469911758283452286850829394163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